会员书架
首页 > 言情 > 大明风流 > 第907章 锡兰人的

第907章 锡兰人的反击(1 / 2)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世界调制模谁把谁当真少汪几句[ABO]全球高考神女赋巴掌印斯文败类医生帮帮我梦里梦外囚爱和离之后魔道祖师女人如雾余污将进酒挚爱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一醉经年破云判官

笔趣阁【www.biquge123.la】第一时间更新《大明风流》最新章节。

夜色半,岸火逐渐熄灭。毕竟雨点阵便番稍阵雨。本房舍皆木石结构,茅草泥巴糊顶。迅猛比,其实少料烧,烧引火物慢慢变

港口海湾静悄悄。飓风气,炎热憋闷,让感觉甚凉爽怡。雨声潮水声催眠曲,加远渡重洋,历经战斗风雨,很疲惫。很死。

战船靠拢,围拢距离岸边两距离停泊歇息距离,除火炮外,岸奈何很放

半夜,各船值夜巡逻。夜半,张延龄见巡逻士兵疲惫堪,便让必频繁走歇息。半辰巡视圈便。因张延龄今晚状况

约莫四更候,张延龄困顿,坐船厅窗户旁听雨声潮水声打盹。正迷迷糊糊际,忽间胳膊被。张延龄睁眼,见谈长顺张稚气未脱,正伸指,示声。

谈长顺觉半夜张延龄身边侍奉张延龄,怕张延龄喝茶跑腿什旁边听命。张延龄让睡觉,却执肯。张延龄罢。很,根筋,处处照应。性朴实忠诚。涉及什原则性问题,张延龄倒计较,任船厅

长顺船厅门口台阶打搅张延龄思绪。张延龄旁边,倒安定,犯困打盹。

“怎?长顺。”张延龄低声问

“表姐夫,劲。像听声音。您听,哗啦哗啦海浪声音。海黑乎乎,什见。感觉像。”谈长顺声音压极低,张延龄耳边

张延龄惊,示谈长顺声,侧耳窗外细细倾听。外边雨水滴答声,海湾外,海潮翻涌隐隐轰鸣声,外加何处传彼伏鼾声入耳。似乎并

张延龄眼睛朝,海黑乎乎片,根本任何东西。

船灯光管制,月色星光,岸熄灭,剩隐隐红色余烬零星火头,根本已经法照亮海湾。港口海锅底般,近处才微光视。

张延龄正准备跟谈长顺度紧张候,突间,耳哗啦哗啦水声。声音虽轻微,声音,显格格入,令疑。张延龄听更像拍打水声音,轻微节奏。

张延龄身震,瞪眼睛。谈长顺眼睛,指指向南侧左弦位置,张延龄。思仿佛:“听?”

张延龄轻轻点头,口型:“左舷,声,瞧瞧。”

谈长顺指指船舱,。张延龄摆确定闹腾声音或许海鱼甩尾,冒拍打水花声音罢。先清楚再

张延龄蹑蹑脚船厅,沿楼梯步步向甲板走。谈长顺跟,悄声息跟随。两楼梯轻微拍打声,听声音,左舷外远处船舷方。

张延龄敢怠慢,伸腰间火铳,楼梯,边迅速装填弹药。谈长顺匕首。两甲板处,步步弯腰左舷栏杆处蹲,眼睛瞪舷外黑乎乎

“哗啦!哗啦!”水花声且似乎已经近咫尺。

张延龄瞪眼睛,适应黑暗眼睛近处移物体水声响处,两黑乎乎圆圆头颅露,胳膊正缓慢划水,已经靠近七八丈位置。

船旁边偷偷游疑。

张延龄假思索,举短柄火铳,头扣扳机。燧石摩擦火花黑暗醒目,海明身份楞,便听火铳轰鸣。

“轰隆”声巨响,钢珠弹密集水花,距离内,张延龄短柄火铳威力知。七八丈距离三十余步,居高临,神仙难逃。

惨叫声,两客露脑袋被各六七血洞,即毙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宫女逆袭手册权后之路爱如南姗农媳当家穿成极品后我作天作地风流王侯和豪门傻子老公的甜蜜日常快穿之女主驾到!小小万人迷墨雪宸至妖我的男友有点怪枭风清穿之媚宠入骨穿成残疾反派的小福妻娱乐:沉睡十二年,醒来依旧是神!穿越之弃子横行我要做首辅1穿越成小官之女奸臣1不就是姐姐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07 02:50:08 返回顶部